首页 文化资讯正文

大学校园内的大众文化现象的浅思

  “大众文化不是因为大众,而是因为其他人而得以其身份认同的,它仍然带有两个旧有的含义:低等次的作品(如大众文学、大众出版商以区别于高品味的出版机构);和刻意出来以博取欢心的作品(如有别于新闻的大众新闻,或大众娱乐)。它更现代的意义是为许多人所喜爱,而这一点,在许多方面,当然也是与在先的两个意义重叠的。近年来事实上是大众为自身所定义饿大众文化,作为文化,它的含义与几种都有不同,它经常是替代了过去民间文化占有的地位,但它也有种很重要的现代意识。”

  这段话不妨视为大众文化的一个定义。首先它表述了大众文化由来已久的轻蔑和态度,其次它显示了大众文化在当代社会中得到的重新确认,这意味着大众文化不再是过去不登大雅之堂的化外之民,而焕然成为高雅文化的远亲近邻。这当然常扬眉吐气的事情。关于大众文化是和商业机制自上而下给大众,故而大都是些声色之娱的观点,在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学界此是一个已成定见的传统。甚至罗兰巴特的《——大众文化诠释》中,还在论证大众文化很难说是自然而然缘起于“大众”,而是企业家们推行下来,目的是为追逐最大的利润,而非满足。在今天,很多家在认真反思,尽管大众文化早有的意义尚未,但大众一词正日渐在由大众,而非将趣味和加诸大众的那个集团来审视。

  大学生是一个相对独特的概念,他们亲身感受着时代的变迁,同时自己又以群体的方式成长着。一方面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向精英阶级过度,作为人类的,有义务对大众文化保持的洞察;另一方面,作为大众的一部分,他们是最直接面对大众文化冲击和最能接纳大众文化的群体。有一些语言了这些过程,可以从中看出他们的心理变化轨迹或者说大众文化影响的痕迹:

  港台文学蔓延,作家的爱情观人生观造就了一代人,其间不断有人将这一现象归结为中国青年审美能力与文学的下滑。

  1990年——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容,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走入90年代,人们突然意识到时间的流逝,这种伤感也回荡在大学校园里。很多年后,有人总结“罗大佑是一场病”,根源就在这里。

  “解放思想”在某种意义上带来了中国社会的浮躁,并且波及到大学校园,找不着北的大学生开始崇高,还原流俗。

  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宽容,大学生越来越明显地一条崇尚,张扬个性的道,首先体现在对爱情的表达上。

  1996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去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

  与王朔的“痞子文学”不一样,周星驰的“俗”本意并不是要人引起思考或痛苦,他首先提供的是一种娱乐方式。正是这种所谓的“无厘头”玩笑被有头脑的大学生诠释出了许多形而上的道理。

  1997年与1998年相交的时刻,回归后由两地歌手演绎的经典歌曲,歌名成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短语。

  1999年——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所以,我并不爱你;

  网络语言开始在大学流行。也许是来自快餐文化的冲击,也许是因为大学扩招在给传统意义上的“大学生”重新定义,也许是大众效果的剧增……此时的大学生似乎在慢慢失去一些思考能力,因此一切缺乏意义的网络语言能在大学生中迅速流传开来。这段话更像一个人在困了或醉了时候的呓语。要不是它背后是一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也许我还不能消除对时代、对大学生的困惑。

  “爱情”永远是大学校园里的主题之一,用语言的张力诠释了爱情的张力,也许这是大学生喜欢它的原因。

  胜利入世、成功申奥、足球打进世界杯。大局定下的一刹那,大学校园里弥漫着沙尘暴一样的欢呼声。或许对于大学生来说更多的涵义是热血沸腾的起哄,不管怎么说,他们对于流行文化和祖国的热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并且永无止境。

  小说家福斯特对我们说:“国王死了,不久也死去”便是故事。但他却没有说明,国王和的死活同我们——故事的听众们——有什么相干?从最早的算起,作为大众文化标志的故事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和亿万计的听众,如此长久的时间中如此众多的人何以会对子虚乌有的国王和的死活具有不衰的兴趣?说到底,“故事”并不仅仅是“故”人之“事”,那些死去的“国王”和“”们的游魂就在一代代讲故事的和听故事的人们中徘徊。许多通俗叙事作品的畅销表明,当代人无论变得多么世故和务实,也摆脱不掉故事的。因为故事所讲述的,正是人们内心的秘密。

  所以对于校园的大众文化,不用主张,一笔抹杀。作为商品社会的主要消费形式,大众文化是完全应该被理直气壮地加以提倡、推广和的。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几千年来一直以“存、灭人欲”为的国家,更应该这样去做。而且,大众文化有明显的教育意义。或许我们这样一种文化传统的国家需要很多的勇气才能承认的合,但毕竟应该予以承认。大众正是通过这些东西实现了一种心灵的无言而诡秘的默契:灵魂的焦灼和骚乱被温柔地抚慰,埋藏心中早已黯然萎缩了的梦又一次不同寻常地上演,蒙尘多年、暗哑无声的生命琴弦突然间被一只之手拨响,内心世界中无数琐细、纤弱、难以启齿的东西,瞬间汇成愉悦的生命漩涡……苍白的生命因此充溢了绿色的希望,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但是就全局而言,校园里的大众文化是病态的,因为没有精英文化去平衡它,没有文化上的生态平衡。校园的精英们又没有自尊,在大众文化和上都没有,他们必须。所以最后在大众文化的同时自己也融入了大众文化。比如崔建的那个《一无所有》本来是一个很原初的东西,没有成心去媚俗。当时的流行也是作为一代人反叛的象征。而现在却成了一个经典流行歌!大众文化的东西全世界是共同的,它的实质是一体的。法兰克福学派对大众文化充满,现代化中的化、工业化与大众文化成为主流是同步的。再极端的东西,只要有大众,它就会通过商业操作、商业包装,把你变成流行的东西,由的变成主流的消费、。一进入商业渠道,一变成大众文化中的时尚,哪怕喊破嗓子的嚎叫也会失去的力量。大众文化非常有力、力,反英雄一旦流行,肯定要变成大众英雄,当年的披头士乐队即如此。崔建那时候是被压着,如果当初放开了,说不定也成了又一个刘德华。除非有极为坚强的个性和极为的头脑,或者说是一个人天真的本能、反骨,才不会被、被商业操作包装成大众英雄。

  所以也不应该赞成对校园里的大众文化全盘肯定,一味叫好。大众文化毕竟只是人类文化中较为通俗,较为低级的一种,只是“的合”的满足。人们所亟待满足的绝不仅仅是“的合”,除此以外,还有很多方面和更高的方面。何况,在满足“的合”的过程中,大众文化还搀杂了大量虚假的成分。在大众文上,仍然残留着原始文化的丑陋的胎记。它所修葺的是图腾,它所编选的也只是。它用流光西溢的媚眼,机智地引诱着大众文雅的,并且通过白日梦的方式,有步骤地造就着大众欣赏能力的退化。而大众对它的接受则弥漫着性、被动性、性,一味沉溺其中,则难免成为一个不自觉的吸毒者。这吸毒者只有倚仗大众文化所的梦幻世界才能聊以度日,宁可承担一无所有的灵魂,也不愿涉足真实生活的生命悲怆。在这个意义上,大众文化尽管为“的合”提供了一种欢乐、一种幸福、一种真实、一种审美,但假如不对之加以引导、提高,相反却自流,甚至它肆意越过边界侵吞“精英文化”的领域,把“精英文化”赶入枯鱼之肆,却又难免不会成为一种劣快乐、伪幸福、伪真实、伪审美。要知道,大众文化所加于人类的,毕竟只是一种浅薄的、传统的观念,毕竟只是一种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

  英国女家QD利维斯早在她1932年出版的《小说和阅读》一书中就表示,在大众文化的冲击下,文学的前景已经变得非常渺茫。诗歌和文学一般读者不屑光顾,戏剧就它同文学重叠的那一块来说,已经死了。独有小说在,但是小说看来同样已时日不多。包括中文系学生在内的大学校园里的文学传统读者们现在在电影院和网吧里时间,要不就翻翻时尚和娱乐刊物,或者就听听流行歌曲。就是有意去重新培植读者的阅读兴趣,多半也是徒劳无功。如果说18和19两个世纪是阅读经典的世纪,那么20和21世纪是阻碍阅读经典或者是阅读媚俗的世纪。电影、流行、电脑、通俗音乐,这一切对人的力实在是太大了。读书俱乐部不是在提高读者的趣味,而是在将读者的趣味标准化。阅读不再接触过去和它那个时代最好的文学,究其原委,则是因为大众传媒成功地了固定化了的、标准化了的思想和情感模式。

  对此,号称当今马克思主义的头号理论家的弗雷德里克詹姆逊看得十分清楚。他在1984刊于《新评论》的《后现代主义,或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一文中,以大众文化为后现代社会的文化模式,认为它的特点是从现代主义的语言中心转向后现代主义的视角中心文化。电视、电影、网络、广告和MTV,当代社会正在成为一个视觉文化或者说影象文化社会。他强烈这类整个下去的文化产业,包括廉价的文艺作品、肥皂剧、《读者文摘》文化、广告和汽车旅馆、B级好莱坞影片以及一切所谓的亚文学。对于这种后工业社会大众文化的特点,詹姆逊的概括是五种差异的消失,它们是:一、内部和外部的差异;二、本质和形相的差异;三、弗洛依德无意识和显意识的差异;四、存在主义真实性和非真实性的差异;五、能指和所指的差异。这一切归根到底是一种无深度性,深层被表面所替代了,而且这替代不仅仅是隐喻,这就是大众文化的一个可悲的现实。

  校园的大众文化现象是一个很狭窄的概念。因为大学一般位于主要的城市,其社会的经济、文化相对发达。其社会生活同以前相比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它导致了一个新的都市大众文化形态的产生。MTV、畅销书等等舶来品和新生事物近年来尤其是在大学生中形成了不同与以往的特殊文化氛围,这个氛围受海外当代文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具有了一定意义上的共性,核心特征就是自发性的“流行”现象的产生。安徒生有篇童话故事叫《夜莺》,里面的人造夜莺创造出来的恰好是这种具有“流行”特点的大众文化氛围。这只机器鸟比那只活的夜莺更招人喜爱就是因为它具有可“流行”的特点。然而它仍有缺点,而且是致命的缺点——缺乏真夜莺的生气。这也是大众文化的特点——缺少人本价值。形形色色的大众文化活动可以给人以感觉的刺激,给人以种种梦想,给人以交流的机会,给人以逃避之所,但很少能给人以真正的人本价值——提升人的智慧、和人格。正如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被克莱德曼演绎成钢琴小品后,喜欢的大增加。然而,它却不会向人出“命运”的撞击力——它把“命运”深沉莫测的敲门声变成了爵士鼓点,同探求命运奥秘的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开这样的玩笑也许是善意的,但是很。有人说,塞万提斯拿西班牙人的骑士开了个玩笑后,西班牙就不再有英雄了。这话虽然太偏激了。但至少可以相信,“流行”文化不是古典人文的温床。在安徒生的故事中,当人造夜莺轰动一时后,真夜莺就飞走了。而当病重无助时,真夜莺又不请自来。或许真夜莺从来就没有飞走,它的歌声是一种的,只有在喧嚣声沉寂下来后才能听到。

  举报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叶聪时间:2003-06-10 01:24:37此语录似文本皆引于《大学时代》 2002年第9期的相关篇目。

  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1989年这个的年份也未曾出现,不知道是原作者的刻意避嫌还是编辑的无奈之举。我想,也许这个问题和您说的问题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致的。没有办法的办法。

  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求缺时间:2003-06-10 02:50:41校园文化没有78-84这一段,像话吗?《大学时代》搞笑。楼主不该以这样的为依据。

  举报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思哲时间:2003-06-10 02:58:19我怎么感觉是在和书上的线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张三李四时间:2003-06-10 09:00:19作者:思哲回复日期:2003-06-1002:58:19我怎么感觉是在和书上的话?是。

  埋红包点赞楼主:叶聪时间:2003-06-10 11:35:40应付作业的论文基本上就是怎样。拉出一个框架,确定一个大概的方向,用别人的话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本身无甚思想性。感觉到是因为不够:不流畅,缺乏自己的深度思考。举报

  埋红包点赞作者:最佳传球时间:2003-06-10 11:46:37感觉还不错,不过老朋友就不说什么赞美了不知道这篇是论文还是约稿,程式化的味道多了些,包括资料的运用,而少了切身的和观察,身在大学的人,写这个如果离开现场,肯定不应该呵呵,不过让我写,我肯定不会写这么好,小兄弟,再接再厉

  埋红包点赞作者:故庄时间:2003-06-10 11:51:08那段大学生心理年历好象缺少依据。举报9楼

  埋红包点赞楼主:叶聪时间:2003-06-10 11:59:08各位得是。这个东西是应付作业,2天出来的,粗制滥造。我会汲取大家的意见,重新认改一次,写成暑假社会实践报告。举报

  埋红包点赞作者:黄亭亭时间:2003-06-10 12:13:49资料好像确实不够权威如果想认真写一次,可以把资料系统一下和个人见解揉和得更自然但是说实线年的孩子

  埋红包点赞作者:我居长江头时间:2003-06-10 13:13:06写的很好再写的翔实点就更好了举报

  埋红包点赞作者:冬天里的遐想时间:2003-06-10 23:16:47大学教育的盲目普及也造成了这种文化的平庸!也就是掉价~~~事实如此

  埋红包点赞作者:蕃胡萝卜时间:2003-06-11 05:47:59大众文化有理! 大众文化!反对法兰克福学派!大家一起来喊

  埋红包点赞作者:嵇琴阮啸时间:2003-06-11 09:56:14大众文化是校园文化的基石,没有大众文化,我们心中期待的那种校园文化,或者是正纯粹些的文化似乎不可能生成。大众文化的校园化与校园文化的大众因素,其实是社会与大学两者互动的结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并不值得惊讶。我们不能期望校园里没有社会流行的情绪与产品。但也不应该否认,在校园大众文化的后面,应该有更深层的校园文化特质,当然,不只是指校园中的学生。这篇东西是社科与人文加杂的东西,读起来若是若非。一个小例子,人文的作者可以大骂中国的官员之多,三个人养一个干部,但社会的研究会告诉我们,其实那个干部中,就包括了我们教育工作者,还包括许多有干部身份的劳动者。

评论